國際出版業:轉型和并購成主旋律
——解讀2015年《全球出版企業排名報告》

時間:2015-07-29 作者:金得利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網/報

  【核心閱讀】

  專業領域出版巨頭包攬榜單前4強。

  排在前10位的出版商紛紛通過并購來拓展海外業務,進而大幅度提高自己的財政收入。

  中國的兩家出版集團躋身前10強,分別是鳳凰出版傳媒集團和中南出版傳媒集團。

  2014年全球貨幣市場起伏不定,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排名結果。

  教育出版領域都經歷了過山車一般的動蕩。

  今年的《全球出版企業排名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已于近日發布。《報告》不僅對各大出版商2014年度數據進行了分析,還指出了日趨復雜的全球出版業形勢。

  相比于之前相對穩定的發展態勢,《報告》中的前10強顯示出更為強勁的發展動力。10強集團的收入累計達349.7億美元(約2171.3億元),比2013年增長了12%,占《報告》中所有出版商收入總和的54%。

  《報告》對2014年全球出版業的發展形勢進行了剖析,指出了行業領軍者的成功利器以及排名影響因素。

  熱詞解析

  數字轉型

  專業領域出版巨頭包攬榜單前4強。排在首位的培生集團專注教育領域,其后的湯森路透、勵德·愛思唯爾(現更名為RELX)和威科則在科技和專業信息方面大有作為。他們之所以成功領跑全球出版市場,一方面是因為重組并購為企業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則在于數字化信息發布渠道的拓展,迎合了當下人們對于數字內容的需求,進而帶來更多的受眾和收益。

  并購

  縱觀排在前10位的出版商,不難發現很多都通過并購來拓展海外業務,進而大幅度提高本集團的財政收入。

  去年企鵝蘭登書屋依然是全球規模最大的出版商,銷售額超過40億美元(約248.25億元),比2013年增長了25%,位列榜單第五位。如此輝煌的業績主要得益于其對企鵝出版社(2013年7月)和西班牙語普通版圖書出版社(2014年7月)的并購。

  企鵝蘭登書屋完成并購的時間較早,因此隨之帶來的效益已經顯現。強強聯合的并購之風開始吹遍全球,后來者居上已勢不可當,更多并購的效益或將于明年的排名結果中見分曉。哈珀·柯林斯于2014年8月完成對禾林出版社的并購,由于哈珀的財年截至2014年6月,所以上一年度禾林的收入并未納入哈珀的統計結果,如今二者合一已步入正軌。哈考特于今年4月收購了學樂出版社旗下的教育出版技術集團,二者的收入也將統一計算。

  中國

  過去幾年里,“金磚國家”各出版集團開始在《報告》中大放異彩。在2015年的《報告》中,中國的兩家出版集團躋身前10強,分別是鳳凰出版傳媒集團和中南傳媒出版集團。而中國出版集團和中國教育出版傳媒集團則是榜單上的熟面孔了,今年分別位列第十五位和第二十一位。

  這些中國出版商之所以脫穎而出,得益于具有中國特色的管理模式,將各地或同一領域的優勢出版資源整合在一起,由省級或中央政府直接管理,以提高這些出版集團的國際競爭力。

  中國出版巨擘希望在國際出版這個大舞臺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所以也展現了應有的財務透明。2014年夏天,鳳凰出版傳媒集團斥資8500萬美元收購了美國出版國際公司旗下的兒童出版業務,作為其經營全球兒童出版業務的其中一步。此前鳳凰傳媒在拓展國際業務方面也做了諸多努力,先后于2009年與阿歇特簽署合作協議,2012年在英國設立辦事處,國際合作如火如荼。

  貨幣因素

  為了更加客觀地反映過去一年里全球出版業的發展情況,《報告》將動蕩的貨幣市場也作為影響排名結果的因素之一。《報告》指出,為了保持一致,每年的《報告》都采用年末時的匯率作為統計依據。2014年全球貨幣市場起伏不定,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排名結果。如果基于2014年早些時候的匯率,一些企業的排名有可能提高一個名次,包括勵德·愛思唯爾、阿歇特和西蒙·舒斯特。

  冰火兩重天

  無論是全球范圍,還是在美國、德國等主要市場,教育出版領域都經歷了過山車般的動蕩。

  教育出版領域表現不凡的出版商包括全球教育市場的領跑者培生集團,以及一些實力雄厚的學術出版機構,如威利出版社、麥克米倫教育與科學出版社、劍橋大學出版社等。德國的教科書出版商柯萊特出版社同樣榜上有名。

  然而并非所有教育出版企業都像這些佼佼者一樣順風順水。陷入窘境的教育出版企業要想轉變頹勢,就需要在數字化和全球化兩方面加大投入。但現實情況是,很多市場已經開始萎縮,當地政府的教育支出也有所減少。這種形勢頗為不利,甚至讓一些因大手筆收購而傷了元氣的出版商瀕臨破產。

  問題探討

  上述關鍵詞分析可以讓出版從業者客觀全面地領略全球出版市場的概況。此外,《報告》還結合數據收集和調研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公開透明地提出了新的參考標準,為從業者指點迷津。

  2007年《報告》發布之初明確了需要參考的因素,包括紙質書與電子書出版、科技與專業領域出版和分銷(B2B),而零售(B2C)、報紙、雜志、有線服務、商業信息服務、媒體等方面的收入則不在考察之列。但隨著出版業規模和價值鏈的變革不斷加深,以及行業的商業模式、戰略變得更為長遠和復雜,明確劃分這些因素的界限變得越來越困難。

  不過這些“灰色地帶”并不會影響全球出版業的發展格局,《報告》希望提供最清晰、透明的信息。除了上文提到的貨幣影響因素,對“出版”相關問題的界定也需要明確。

  首先是形式上的問題。在很多市場,“圖書”和“雜志”的定義很難區分,特別是在亞洲地區(中國、日本、韓國市場),連環漫畫和漫畫小說與圖書的概念混雜在一起。《報告》在統計這些市場的數據時涵蓋了這些出版物,為今后的統計工作提供了樣本。

  其次是銷售渠道問題。在法國、西班牙和意大利,龍頭出版集團都有傳統的企業對企業(B2B)分銷渠道,而近幾年他們的分銷渠道也開始多樣化,融入了在線零售和門店分冊銷售等形式。以大眾出版業務為主的大型出版集團也都在嘗試針對讀者的直銷平臺及其他不同的銷售模式。由此可見,銷售渠道多樣化已成為出版業發展的一個趨勢。《報告》在統計收入數據時也將此前的標準進行了一定的修改,以適應潮流。

  再次是內容上的拓展。許多出版商開始推出游戲、視頻、APP等相關產品,以此延伸其產業價值鏈,特別是教育出版領域,跨媒介的內容傳播備受追捧。此外,教育出版企業通過相關活動也取得了可觀的效益,比如與教育機構合作開展培訓項目,或者與政府合作,從金融巨鱷或其他形式的支持那里獲益。《報告》同樣收錄了這部分數據,因為出版業轉型不僅限于現有價值鏈,還需要關注與出版、閱讀和學習相關的經濟、文化等因素。

  總之,《報告》為從業者提供了風向標,引導出版企業探索適合自身發展的銷售渠道,拓展內容的傳播渠道,助力企業財政收入的增長。從業者要以此為契機,相互取經,結合自身實際情況作出戰略調整。具體措施是否奏效,明年的排名報告見分曉。

  (譯自威琛巴特貿易內容咨詢公司網站發布的2015年《全球出版企業排名報告》及美國《出版商周刊》)

上海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野生鱼能赚钱吗 排列三吧 湖北11选5限号规则 庄家怎么赚钱赌局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七乐彩中奖号码查询单式 金凤凰彩票网址 pk10五码循环不死模式 重庆时时开奖时间更改 海南环岛赛推荐 家电城赚钱吗 环亚国际娱乐 31选7官方网站 富豪团队qq群能赚钱 有什么能做游戏试玩赚钱的APP